请输入图片描述

宝洁公司想必大家都很熟悉,舒肤佳和海飞丝都是他们家的。最近宝洁搞了个大新闻,它尝试把LOL、WTF和FML注册为商标,一旦成功,你以后或许就能买到FML牌的肥皂、除臭剂和空气清新剂。

宝洁董事会成员Nelson Peltz今年3月接受CNBC采访时称,年轻顾客不想要“大众化”的品牌,他们想要“有情感寄托”的品牌。根据Statista统计,到2020年,美国“千禧一代”的年消费总额预计将达到1.4万亿美元,确实是一个很大的市场。

这几则商标注册申请是今年4月向美国专利与商标局提出的,但尚未获得通过,宝洁还需要在明年1月之前阐明这些商标如果注册成功,将会用在哪些产品上。

宝洁公司并不是第一个尝试把流行语注册为商标的公司。美国的新英格兰爱国者队曾经想要注册“19-0”,指在一个橄榄球赛季中未输一局。不过就在申请提交后两星期,他们就在超级碗决赛中输给了纽约巨人队。

沃尔玛在2006年想把黄色笑脸注册成商标(这个笑脸大概70年代左右就有了),但因此陷入了一场和布鲁塞尔笑脸公司的诉讼。沃尔玛之后以侵权为由起诉了在作品中使用黄色笑脸的艺术家Charles Smith,但最终败诉,法院判决黄色笑脸的形象属于公共领域。

Facebook更成功一些,不仅把Facebook注册为商标,“Face”也成了他家的商标,当然只限于远程通信产业。Paris Hilton成功注册了“That’s hot.”,Rachel Zoe注册了“Bananas”。可惜川普没能注册到“You’re fired!!”

人们的想象力并不会止步于文字,哈雷(卖摩托车的那个)申请注册摩托车引擎的轰鸣声,一家法国公司想把“草莓的香味”据为己有。

司法大户迪士尼也在商标上引起过纷争——迪士尼在制作《寻梦环游记》的时候申请把墨西哥传统节日“Día de los Muertos”注册为商标,在群情激愤下只好作罢。本拉登被打死后两天,迪士尼申请注册“海豹突击队第六分队”,最终还是撤回了申请。

最后让我们来想象一则来自2020年的FML

“今天,我因为在街上喊了一句WTF被宝洁公司起诉了,FM——”